「姑娘请自重」

88 第八八章

上一章 简介 下一页

恍惚在某一刻,让她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,像是回到了当年他们三个人初初离开村子,离开长辈的庇佑,独自面临着不知从哪里出现的黑衣人一样。

手腕被猛地拽紧,楼砚拉着她险险避开一道刀光,催促说:“发什么呆!都过来了,扎他神庭穴。”

闻芊侧身从杀气凛凛的兵刃间回转一线生机,不等松口气就朝身后道:“你当我是做裁缝生意的么?哪有那么多绣花针!?”

话说间,自斜里杀出的刺客一刀挥来,恰好把她衣摆划出条口子,朗许已经难以为继,闻芊瞧着这帮乌泱泱的人,自暴自弃地想道:“我踹死他们,同归于尽算了。”

她想完就发了狠的提起裙摆,抬脚便准备往行将扑上来的刀客踹去。

在场的杀手从未见过这般体型庞大还很是能打的怪物,再加上他出手狠辣,一时间应付得手忙脚乱,只剩下躲闪的份儿。

朗许这边的刀客碰钉子无数,便有几个知情识趣地撤出战圈,专捡闻芊和楼砚这两个软柿子捏。

楼砚到底不会功夫,一开始还站在她身前挡,很快就被闻芊嫌碍事的扯到了背后,两个人绕着朗许躲刀光,溜着几个刺客在原地打转。可惜她脚不太好,活动这么久已然疲惫,经过木屋前,闻芊目光一瞥,捞起方才遭受无妄之灾的木门残骸劈头盖脸砸过去。

“闻芊,耳门穴!”

她只好往腰包里掏,身边却念经似的响个没完,“他的手过来了,看准太渊,章门,不行动作太快,扎他人迎……当心脚下!”

闻芊转身绕到他背后,从怀里摸出两枚绣花针,楼砚登时提醒:“扎他风池和百会。”

几乎是在他尾音淡去的瞬间手起针落,效果立竿见影,趁着刺客周身僵直的空隙,楼砚拽住就闻芊往外跑。

然而甫一出门,几把明晃晃的刀便开花似的对准了他们,刀尖闪着寒光,冷意森然,沿木屋围成了个圈,将此处团团包围。

曹开阳派来的杀手似乎非常有恃无恐,干脆连脸都没蒙,大大方方地露给他们看。对面步步紧逼,楼砚谨慎的护着闻芊缓慢后退,但屋内并非全然安全,适才挨针的那位尚不知是死是活,也许随时可能跑来捅上一刀。

人为刀俎我为鱼肉。

闻芊借着遮挡喘口气,只听楼砚着急道,“你扎歪了,还应该朝左偏一点的,手劲也不够,再往下一寸就好了。”

她把木门扔开,龇着牙回头,很大方道:“要不你来?”

楼砚自不敢逞一时之勇,在闻芊身后拍拍她肩膀:“别贫嘴,看着点路。”

他们这一窝三脚猫自打幼年时被追杀后就陆续练些强身健体的功夫,虽未达到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的境界,自保倒是勉强够用,毕竟朗许的体型优势在那里,要应付个把杀手还算游刃有余。

只可惜,闻芊这颗心还没来得及放下,神出鬼没的箭矢“嗖”的一声落在她脚边,尾羽又在轻颤,好似下一瞬,就能正中她心脉。

闻芊蓦地环顾四周。

黑压压的山坡草木丛生,适合隐蔽也适合暗杀,藏在角落里的射手随时会从她意想不到的地方放出冷箭,简直防不胜防。

诡异的安静了片刻,刹那间,暗夜里点点箭光流星般飞驰而来,闻芊掩护楼砚迅速往后退,朗许转眼看见情况不妙,急忙抽身挡在他们面前。

这么一来三个人几乎是被包成了饺子,寸步难行。

多了四面八方避无可避的暗器,刚刚的得心应手很快就变成了手忙脚乱,朗许要应付箭雨,逐渐开始分/身乏术,胳膊上挂彩无数,刀客们便瞅准时机往闻芊这两个没什么战斗力的人身边凑。

88 第八八章 (第1/3页)

杀意尽显的凌风尚未平息,两三缕夭折的青丝在半空飘荡。

闻芊微微侧目,颦着眉伸手摸向耳畔,被无辜殃及的秀发残缺不全,梳好的小髻散了一把垂在肩头。

她抬眸往前望,眼中是毫无掩饰的恼火。

楼砚看了看那支深埋在墙内的箭羽,回头紧盯着门扉,“曹开阳的人?追得这么快。”

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先出去!”他拉着闻芊正欲开门,一道白刃豁然从中间刺进来,旋即向下一劈,把木门切了个一分为二。

没看清来了个什么模样的刺客,长刀却是先声夺人,就着他们两砍来。

楼砚和闻芊急忙闪开,各自朝旁躲避,那张岌岌可危的桌子便在锋芒下分崩离析。

对方眼见一招不至,当下抖转刀锋斜里劈砍,闻芊扬了扬脖颈,踩着小碎步后退,十分狡猾地将他的兵刃往逼仄处引。

木屋虽简陋,杂物却不少,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家总是很容易让人掉以轻心,刀客一连失手已有些急躁,一刀下去用力过猛,正卡在木头缝中。

夜幕下的人间群山如墨,连绵不断地形成一抹绸带,就在一帮刺客挽起袖子准备开干的时候,闻芊在黑暗中仿佛是瞧见了什么,忽然自楼砚身后站了出来,唇边浮起好整以暇的微笑。

她的表情实在太过瘆人,连常年刀口舔血的杀手也不禁怔了下,只出神了这半瞬,冷不防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,旁边的同伴脖颈已然被扭断,半个身子悬在空中。

寂静的山坡上不知几时多了一座巨大的黑影,小山一般矗立在背后,那双冷漠的眼睛居高临下的望过来,无形中聚成一道迫人的压力。

朗许!

他的出现就像是点燃了雷火弹的引线,让场面顷刻炸开。靠着天生的蛮力,朗许抬手架住两柄长刀,直接连人带刀举了起来,大喝一声,拎着两个人棍在刺客间横扫千军,挥得虎虎生威。

电光火石之际,有人一把截住她的腿,凌空踢开险些逼近的刀锋,一抬手稳稳当当接住刀柄,出手如电地划过对方脖颈。

闻芊还有些发蒙,来者已然气急败坏地把她的脚放开,“不是答应过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腿吗?你还想动它!?”

灰暗不明的月色下,杨晋依旧是一身黑衣,但面巾已经摘了,染血的刀刃和外袍上有淡淡的血腥味。

远处隐在树上的暗杀者应声而落,紧随其后的施百川几人接踵而至,抽出一把长刀丢给还在苦苦支撑的朗许。

“怎么说都不听。”杨晋颦眉薄责道,“每次都这样屡教不改,往后……”

闻芊不以为意的轻哼,“看着就看着,又怎么了。”

朗许还在和剩下的刀客火拼,施百川正几人忙得不可开交,楼砚环顾完了四周,最后朝闻芊望去,在内心无可奈何地摇头。

方才还担心他的安慰,现在立马就跟人跑了。

果然是女生向外。

丑时的鸡鸣声响起时,曹睿所带领的蒙古兵已经在和长安门的守军交战了,他的人马虽然不多,可对付皇城外的守卫绰绰有余,门下遍地伏尸,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此起彼伏,却依然冲不开这沉甸甸的漫漫长夜。

禁宫中的一切如往常般风平浪静,血腥的战场被阻隔在了数道高墙之外,除了在茶房里抓捕了曹开阳,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。

西暖阁内,灯光难得到这个时辰了还亮着,门前站着听候的小太监低垂着头,困意朦胧的双目时睁时闭。

孤灯下的黑夜充满禅意,老僧拨动菩提珠的声音格外清晰,每一下都带着深邃清脆的回响。

枯燥的讲经总有几分催眠的味道,连滴漏也跟着缓慢了许多。

承明帝一直静坐在蒲团上,神色不冷不淡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老禅师大概年过古稀,脸上堆着褶子,皱到眼睛都是眯起来的,他的言语忽顿了下,话题骤然从佛经上转了十万八千里:“皇上的心思很重,应该是被什么事所困扰。”

承明帝像是才反应过来,半晌淡淡道:“朕方才在想别的,大师不必在意,请继续说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
他尚未说完,闻芊就跑了过来,踮脚双手搂住他的脖颈,干净清脆的抱了个满怀。楼砚原想叫住她,一声“诶”只吐了半个音,人已经没了影。

杨晋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微微发蒙,半晌才回过神去抱她。

“真的是你。”闻芊贴在他耳畔,语气庆幸,“我还以为你会出事。”

她臂弯略收紧了几分,毫不避讳地靠在他身上,“我想死你了。”

杨晋半是欣喜半是赧然地拍了拍她后背,轻声尴尬道:“……这么多人看着的。”

阅读姑娘请自重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(www.dawen.org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
相关推荐

姑娘请自重